丝瓜视频in

拿着武轩递给自己的审讯文案,负责接待的人员,看了一眼之后,内心里十分惊讶,没有想到整个案件的记录居然会如此详细。详细到,那犯罪嫌疑人会将整个犯案的过程,包裹任何一丝细节,都讲述的十分仔细,完没有一点遗漏。

对方再次对着武轩开口说道:“人我已经关押起来了,请放心吧。等到这件事结束之后,我们也会将结果反馈给,毕竟这件事是所得,人也是抓获的。”

“成,没别的什么事,我就先回去了。”

武轩说完,冲着对方微微一点头,然后就转身离开了。

“喂,来人啊,赶快来人啊,我有点不舒服,谁来救救我——”

当武轩离开之后,聂德华也被人关押在看守屋中。在看到武轩等人离开之后,聂德华就开始冲着负责看守自己的人,大声地吆喝起来。

随着聂德华的叫嚷之后,便有人走过来,对着看守屋中的聂德华,就是一阵训斥道:“瞎吆喝什么啊?可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?居然敢这里大声叫嚷。”

看到有人来了,聂德华连忙冲着看守人员说道:“我有些不舒服,特别的难受,我感觉自己快要支撑不住了,求赶快让我打个电话吧。”

负责看守的人员,在听到聂德华的话后,当即人族嗤笑道:“想多了吧,如果真的要是觉得不行的话,那我就给让我们这里的医护人员给瞧一瞧。再或者,是给打救电话叫救护车,怎么会让打电话。”

聂德华顿时心头一转,当即双眼滴溜溜地转悠道:“我知道们有医护人员,可是我觉得这一次死翘翘了。但是我手上,还有很多工人等着我安排发工资的。我今天正准备去取钱给大家结算这几个月的辛苦费,没有想到就这么被人给抓了。”

“如果要是我就这么被们一直给关着出不去的话,那这么多的员工工资,谁来给结算啊。如果到时候,所有员工集中闹事的话,我看们怎么处理。难道们打算让按下员工们,向们讨要工资吗?”

“这——”

公交车上的摄影女孩

听到这番话后,那负责看守的人员,当即愣住道。

“稍等一下,让我向今天的组长请示一下。”

说着,那名负责看守的人员暂时离开,前往自己办公室,向着今天值班的组长请示。

组长华玉明在听到自己手下人的禀报后,也不禁为此皱起了眉头。看着自己的手下一直站在面前等着回复,华玉明深吸一口道:“好了,再怎么说,这规矩是死的,人是活的。既然是牵扯到工人的福利问题,那我们就让那个家伙打个电话回去处理一下。”

“不过,给我记住一点,在打电话的过程中,必须给我程盯紧了,不能让那小子钻了空子。不然的话,后果自己清楚,到时候薛队回来,有和我好果子吃的。”

负责看守的治安队成员,当即对着华玉明开口说道:“是,组长,我会看紧那小子的,绝对不会让他胡来。他要是敢做什么小动作,我肯定不会原谅他。”

在得到华玉明的指令后,只见工作人员就返回去。看守屋中的聂德华,在看到自己所拜托的年轻人回来,连忙冲其开口说道:“怎么样了,小哥?能给我打个电话吗?”

工作人员冲其警告说道:“打吧,我们组长已经批准同意了。不过,的电话,只能打给负责帮处理事情的人,也只能说给工人发放工资的事情。要是敢说其他事情,小心我可饶不了。”

聂德华一听,连忙喜上眉梢道:“小哥,就放心吧,我绝对不会乱说的。”

说着,只见工作人员将自己的手机,递给聂德华。聂德华在拿过手机之后,立即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。

随着电话响了几声后,那边就传来一个慵懒地声音道:“喂,谁啊,敢打扰本少爷休息,找抽啊。”

在电话接通后,那边立即传来燕雷鸣的声音,聂德华连忙说道:“呃,那个雷少,是这样的,之前让我做的事情,我都已经做了。现在我犯事被人抓了,我手下还有一些工人的劳务费没有解决,看雷少能不能帮我处理一下。”

此时的燕雷鸣刚刚被吵醒,心里有些不爽,而且还有些昏沉。只不过在听到电话那边有人说被抓了,顿时睡意消失大半,只见燕雷鸣晃了晃脑袋后,看了一下来电手机号码完是一个陌生电话。

燕雷鸣当即开口叫骂道:“是聂德华那混蛋?小子骗我?这个电话应该不是的手机号吧。”

“雷少,误会了,我真的没有骗。我确实被抓了,我的东西都被没收了,我用的是治安队负责看守我的工作人员打的电话。是想请帮我解决一下我的事,要是不相信我说的话,我可以让这位小哥帮我证明啊。”

聂德华说到这里后,连忙将那工作人员的手机递过去,向着对方开口说道:“我这个朋友,不肯相信我说的话,还以为我是在给他开玩笑,看能不能帮我证实一下。”

听到聂德华的话,那工作人员也没有起疑,当即收回自己的手机,就对着电话那端的燕雷鸣开口说道:“好,我是京城治安队城南分局的办案人员,的这位朋友被怀疑和多年前的行凶案有关,现在已经被拘留。他想要拜托的事情,能给他处理,最好帮他处理一下。”

电话那端的燕雷鸣,在听到对方的话后,虽然无法判断真伪,但是也能够从对方的口气中判断出来。

当即燕雷鸣淡淡地询问道:“城南分局的?们今天值班的带班负责人是谁?”

那工作人员直接开口说道:“我们今天带班的负责人是华玉明。”

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说着,那边的燕雷鸣,直接就挂断了电话。

看到工作人员挂了电话,聂德华连忙紧张地追问道:“怎样小哥?我这个朋友都说了什么?”

Tag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