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传媒影像

抵达魔都之后,向南给姚嘉莹、杜晓荣等人放了三天假,让他们好好休息调整一下再去上班。

而他自己只是在家休息了半天时间,第二天一早就准时赶到了公司。

一出电梯,他就看到对面的电梯间的墙壁上挂着一条红色的横幅——

“热烈祝贺文物修复援赣小组向南一行圆满完成任务!”

“……”

向南有些无语,这都不用想,肯定是许弋澄那小子搞的花样,公司里的其他人可没这么多花花肠子。

哦,不对,覃小天、王民琦和朱熙这三个小子也会搞这些东西。

不过,覃小天是跟着自己一起回来的,王民琦早在六月初的时候就回长安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了,朱熙这两个月忙着搞文物修复兴趣班,他们可都没时间搞这些玩意儿。

想来想去,也只有许弋澄有这个“作案动机”了。

他摇了摇头,没去管这些东西,推开门就进了公司。

刚一进门,许弋澄就从办公室里出来了,看到向南后,他先是一愣,随即笑了起来,说道:“老板回来了?我还以为你也要在家休息几天呢,幸好我提前把横幅给挂起来了。”

向南没理他这茬,一边往自己的办公室走一边问道:“另外半层办公楼,已经租下来了吗?”

阿空的私房写真2

“还没有,上个月我到物业公司那边咨询这事时,物业公司告诉我说,有一家公司看中了这半层楼,而且已经缴纳了定金。”

许弋澄跟着向南走进了办公室,一屁股坐在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,有些无奈地说道,

“这段时间我一直都在跟这家公司商量,可惜不管我怎么说,对方就是不同意把地方让给我们。”

“这么麻烦?”

向南皱了皱眉,这半层楼空在那儿都大半年时间了,一直都没有租出去,自己本想着干脆把它也给拿下来,趁机扩大公司的规模,没想到这原本无人问津的半层楼,这会儿居然又有人看中了。

想了想,他才说道,“你先谈着看看,实在不行的话,咱们就先将就着,等到有合适的地方,咱们干脆买一层写字楼好了。”

总是租写字楼也不是长久之计,而且事事都受人限制,还不如自己买层楼更方便一点。

“买写字楼?”

许弋澄怔了怔,摇了摇头说道,

“咱们刚搬了办公室没多久,现在的客户好不容易熟悉了这边,再搬一次公司的话,会流失不少客户的。而且,其他地方各方面环境也不一定有这边合适。”

“又不是现在就搬,只是作为一种备选方案罢了,而且还要有合适的写字楼才行。”

向南摆了摆手,说道,“你这边还是先跟对方商量着,尽量争取吧。”

“好的,我知道了。”

许弋澄点了点头,又笑着说道,“对了,你出差的这段时间,已经积攒了二十多件文物了,揭下来这段时间,你有得忙了。”

“才二十多件吗?那还好,我以为起码有四五十件呢。”

许弋澄:“……”

都忘了你是个触手怪了。

这二十多件文物,随便换哪个修复师来修,一年内都别想做其他事了,可对于向南来说,也就一个来月的事情。

谁还能跟触手怪比修复速度?

“对了,还有一件事。”

许弋澄不想跟向南讨论文物修复的事,赶紧转移了话题,他轻咳了两声,说道,“王民琦回长安已经有两个月了,我估计他应该是不回来了,我们这边要不要重新招聘一个资深修复师来顶替?”

“王民琦的事暂时不去管他。”

向南想了想,说道,“至于招聘修复师,这个你自己看着办,哪个修复室缺人你就招人,缺检测仪器你就买仪器,这些事你都不用专门告诉我。”

“……”

许弋澄一脸无语,你这甩手掌柜当的,也真是没谁了。

在向南办公室里又坐了一会儿,他就赶紧离开了,这地方不能久留,待久了,他怕自己会被气得心脏病发。

珍爱生命,远离向南。

……

剪纸艺术,是最古老的华夏民间艺术之一,通过一把剪刀,一张纸,就可以表达生活中的各种喜怒哀乐。

剪纸艺术在北朝(公元386-581年)时就已经出现了,到宋朝时开始普及。

到了明清时代,则是剪纸艺术的高峰期。

然而,将剪纸艺术运用到陶瓷装饰之中来,则是吉州窑的独创。

吉州古窑兴于晚唐,盛于两宋,衰于元末,因地命名。由于当时的永和又是东昌县治,因此吉州窑又被称作东昌窑、永和窑。

吉州窑所烧造的陶瓷产品精美丰富,尤以黑釉瓷(亦称天目釉瓷)产品著称,其独创的“木叶天目”、“剪纸贴花天目”和“玳瑁天目”饮誉中外。

洒釉、虎皮天目等陶瓷产品,也是吉州窑的标志性品种。

吉州窑的剪纸贴花工艺说起来并不难,先是将剪好的图案直接贴于瓷器坯胎上,然后再往坯胎上均匀地施上一层黑釉,之后再将剪纸揭掉,坯胎上就显示出胎色相通的图案来。

最后,再将坯胎送入窑口烧造成瓷器就可以了。

向南手中的这一堆陶瓷残片,正是来自南宋吉州窑的一只剪纸贴花盏。

吉州窑的剪纸贴花盏虽然在工艺上有其特殊之处,但修复难度实际上并不大,比起吉州窑的木叶天目盏而言,难度要小上许多。

因为吉州窑的木叶天目盏,是将自然界中的木叶放入盏中烧制而成,每一盏的木叶不仅大小不一,叶面纹路也是各不相同,而且木叶之中细致的纹路,绝对是文物修复师的噩梦。

相对而言,剪纸贴花盏修复起来就要容易得多了,因为剪纸工艺毕竟还是有迹可循,不像天然木叶那般浑然天成,有着“一叶飘空天似水”的天然韵律与美感。

将这一堆陶瓷残片清理干净之后,向南又将它们拼对完毕,然后才开始小心翼翼地粘接修复起来。

很快,他就沉浸在了文物修复的世界,乐在其中,难以自拔。

Tags